影市低迷:票房下滑种子影片撤档 业绩资金难题待解

机电学院浏览次数:  发布时间:2019-06-30

  曾经“稳赚不赔”的电影产业风向转变。多位行业高层表示项目融资难,票房首现下滑;同时,种子影片相继撤档,让资本徘徊犹豫。

  票房下滑热钱退出的背后,从业人员如何在IP打造和IP改编上寻找新增量成为行业关心的话题。

  “此刻,我们需要一场胜利。”在上海电影节金爵论坛上,万达电影总裁曾茂军如此给周围人打气。

  但行业等来的,是并不鼓舞人心的数据。据国家电影专资办旗下APP中国电影票房数据显示,截至6月26日,今年全国电影总票房为302.66亿元,去年同期为315.47亿,同比下滑4.06%。票房下行,成产业共识。

  另一方面,则是项目融资难度陡增。“找钱难”,成为上海电影节期间业内人士状况的真实写照。“之前的热钱走了,新的资金也不敢进来,贷款难,整个行业谷底徘徊。”有中小电影公司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。

  大公司又是另一番写照。“我们更多是几家一起联合投项目,用自己的钱,但项目数量和单片规模确实也有缩减,当然,大项目变化不大。”6月26日,有电影上市公司中层如此表态。“2018年有一半的影视股市值跌落,1600亿元市值蒸发,有8家影视公司的市值腰斩。”博纳影业董事长于冬在前述论坛上称,他的神色略沉重。

  缺钱的结果是,备案量锐减。广电总局官网数据显示,2019年1月至4月,国家电影局全国处理备案影片共1072部,2018年同期为1335部,同比下降19.7%。

  眼下,电影公司的新问题是,影片频频撤档。继《少年的你》因制作完成度和市场预判等原因宣布从6月27日撤档后,6月25日晚间,电影《八佰》官微也宣布将取消原定于7月5日的公映,“暂别暑期档,新档期择日宣布”。

  有影视上市公司创始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,目前,监管层在内容审批上标准已日渐清晰,侧重于现实主义题材,也给了一定空间。“标准已越来越明朗。”他说。

  指挥棒已经影响到产业链。有专注海外拍摄辅助业务的公司创始人告诉记者,今年收入骤减一半,内容结构也存在调整。“综艺项目多了,枪战、奇幻之类大片少了,爱情片又增多,总体来看,高利润项目越来越少。”他说。

  “分化很明显”,多位中小影业公司负责人表示,种子影片撤档,直接影响了项目融资。

  对大公司则影响相对有限。“大项目推进还是比较正常,现在都是各家联合投资。”前述电影上市公司中层称。

  实际上,随着行业下行,联合投资已成行业主流。记者注意到,在华谊兄弟已公布出品方的电影项目中,多为几家大公司联合投资。

  这一状况背后,是钱的问题。“大家为什么互相参投,实际上是大家都特别艰难,所以大家都互相支持,互相抱团取暖。”于冬表示。

  这背后是影业公司们难言乐观的业绩。一季报显示,光线.33%;北京文化净亏损2712.96万元,同比下滑312.73%。

  电影公司的业绩、资金难题,背后是低迷的影市,但对于票房未来,业内存在争议。有上市院线公司高层一再向记者强调,国产片质量是制约票房关键;但另一种想法则相对悲观,认为中国票房已至巅峰,至少短期内很难有大突破。“人口红利差不多了。”也有业内人士持类似观点。

  北京银行看到了可能性。今年4月,北京银行创新推出“影视贷”产品,服务涵盖电视剧、电影、综艺、网大网剧、动漫等从IP孵化、投资制作、后期制作、宣传发行以及结算等影视全链条产业。其披露数据显示,截至2018年末,北京银行累计为6500余户文创客户提供贷款支持超2500亿元。其中已累计支持500余户影视企业,发放贷款超过200亿元。

  对此,有银行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,对于贷款方,确实有着相应风控要求,但这是市场新增量。

  另一边厢,银行贷款仍然远水解不了近渴。多位制片人告诉记者,银行贷款首要问题是放贷资质问题,同时,银行贷款本身对小影视公司就是压力。“行业波动太大,贷款是固定成本,从我们的角度,当然是找投资更好。”一位制片人说。

  另有投资人告诉记者,他近期在加码电影,“娱乐是刚需,像电影这种单个项目回报周期相对短的标的,会是方向。”但更多投资人的选择则是,远离“看不懂”的影视投资。

  内容方面,亦有公司在项目题材上做文章,例如博纳影业,推出“中国骄傲三部曲”:《烈火英雄》、《决胜时刻》和《中国机长》。

  “博纳的做法,既没有风险,也有商业性,可以做。”有专注海外版权的电影公司创始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。“我们也想做类似项目,但挤不进去。”前述电影公司中层感慨。

  阿里影业董事长樊路远则从产业链条上看到了增量,他认为中国电影产业欠缺工业化。“真正的工业化,是整个电影人才的综合素质的提升。美国可以拍《复联》系列,但中国很少,可能跟从业者综合素质提升有很大关系,像很多演员火了后就直接涨价,我们应该在最坏的时刻打基础,等到整个的市场回暖的时候,大家也都有机会了。”樊路远在金爵论坛上称。

  樊路远与乐创文娱前董事长张昭有着类似看法,在IP打造上,张昭认为,票房市场有限,电影公司的真正增量在于IP的后续开发,这是真正的工业化长链市场。“全环节面向C端,研投制营宣发一体化,每一个环节to C,都以品牌打造作为目的。当IP打造成功后,影旅、影游、影艺、影文、影品联营,都是变现模式。捕捉到某种社会情绪,并把它全产业链具象化,这就是好的模式。”他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。

  业内对于张昭的思路颇为认同,但如何落地是个难题。“这二十年急着挣快钱,所以没有人沉下心来去做IP打造。同时,国内的版权保护也有待优化。但更大的问题,在于产业整合,特别是人的整合。”洪泰大文娱产业基金合伙人金城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。

  但他依旧对国内IP打造保持乐观。“从产业来说,虽然文化娱乐有很大的创意性,但工业化的生产体系能够提高成功率与及格线,一个作品一旦成功,会有产业链下端去把它扩大化,里面攫取巨大的利润,用于去填补风险,且还有剩余。我会在这一块努力。”金城说。

  搜狗劫持神马搜索等流量构成不正当竞争,2000余万元赔偿创海淀法院同类案件纪录

 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,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。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,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,否则即为侵权。红足一世开奖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