晓书馆、理想谷:当资本与情怀相遇

机电学院浏览次数:  发布时间:2019-06-16

  “没有谁是一座孤岛,每本书都是一个世界。”《岛上书店》中老板A.J.费克里将这句话当作书店招牌。现实生活中,高晓松的晓书馆、麦家的理想谷Ⅱ在一个月内密集开业,验证着当资本与情怀相遇时,他们为延续书馆的灯火所做的种种努力。

  高晓松筹办晓书馆,在2016年底就有蛛丝马迹。《晓松奇谈》最后一期,已经是北京杂书馆馆长的他通过微博发问:“下个摊子支在哪里?”直到去年,高晓松才在节目中透露,杭州有一个大师设计的“神奇的建筑”,让他心向往之,所以“第二家要开到杭州去”。

  上个月,“晓书馆”正式开放了,延续北京杂书馆的惯例,依然实行预约制。数十个4米多高的书架上,摆满了高晓松指导挑选的书籍,整整5万册。据到访现场的书迷记录:“在书架上看到浙江人民美术社全套的《古刻新韵》,上世纪80年代浙江文艺出版社的《西湖竹枝记》,还有英文原版的詹姆斯·乔伊斯名著《尤利西斯》等等”。新诗、古文、小说、55677品特轩高手之家心水坛。绘本,读者都能够在晓书馆寻得踪迹。

  其实,在杭州的晓书馆之前,高晓松的首家杂书馆2015年已在北京开业,作为私人公益图书馆,收藏了线装明清书籍、晚清民国期刊、西文图书、名人信札手稿等各类文献多达100万册。当然这些藏书并非高晓松一人所有,而是几位藏家30年积累所藏。选择高晓松作为馆长,则是希望借助高晓松的社会资源,将“杂书馆”发展成为中国第一民间图书馆品牌。

  在晓书馆的开馆仪式上,作家麦家出席并成为首批伴读者。这位与高晓松共通文人情怀的作家说:“我们每一次相聚,其实都是遇到更好的自己。”很多人都知道,麦家早在5年前已在杭州开设了“理想谷”公共空间,今年4月上旬,麦家理想谷Ⅱ在宁波亮相,“算是向天一阁致敬”。

  麦家,通过电视剧《暗算》《风声》《解密》等,早已为大众熟知,他的作品充满神秘色彩和奇异的想象。在杭州西溪湿地的理想谷,院墙外悬挂着多幅书画,其间有一幅是莫言赠送的字:“书是最大的”。理想谷有七千多册书,大部分是麦家亲自选定。其选书标准很严格,必须是文学、历史、艺术、哲学类的经典。这里还有麦家精心准备的“私人书单”,每一本书上面均附有他的推荐理由。比如,他对《肖申克的救赎》做出如此推荐:“它让我相信史蒂芬·金也被灵感击中过。这电影我看过三遍,还想看。这小说只有几万字,电影几乎照搬,因为小说实在无懈可击。”

  麦家理想谷的书只看不卖,一切都是免费的,免费入座、免费提供咖啡茶水,唯独没有免费wifi。二楼还有两间客居创作室,专门为青年作家提供,有灵感的时候可以奋笔疾书,写累了可以到楼下的书房采汲养分,也可以跟来自各地的读者交流。

  比如作家马原。作为当代“先锋派”小说的代表作家之一,从2011年开始,他用自己的积蓄,还卖掉了上海的住房,自己设计、自己做监理,在云南南糯山打造了九路马书院。那是一处有着九栋红砖建筑的房屋群落,有一车车拉上山的书籍,有月牙泉池塘,有方尖碑钟楼……马原还在公众号上向读者发出邀请:“欢迎你来到书院,在砖红色的屋顶下,跟我一起发呆、www.8zzz.com,读书,一起对文学、对世界指指点点。只要到文章后面留言,我们会在其中挑选气味相投的,送出书院免费住宿名额。”

  又比如汪涵。与气势恢宏、声名在外的杂书馆相比,汪涵的培荣书屋则更有“大隐隐于市”的味道。“培荣”取自汪涵父亲的名字,是汪涵送给父亲的礼物,也是为自己保留的“后书院”。书屋只有200多平,藏书却有4000余册,岳麓书社、中华书局、古籍出版社……书屋从下午两点到晚上九点,免费对所有人开放。

  资本与情怀的结合屡见不鲜,二者相辅相成,呈现出仿佛双赢的局面。以晓书馆为例,这座本是良渚文化村文化艺术中心的建筑两年前就已开放,只不过当时的身份是社区图书馆,而如今,它已变成杭州旅游打卡的网红之地。而且高晓松本人还透露:从杭州开始,公益晓书馆会开到全国六个城市。尽管有媒体人批评,晓书馆的图书管理尚未成熟,每本图书无单独编目,亦无系统可检索。但不可否认,就是因为高晓松的名人效应,还有品牌地产商的资金支持,晓书馆的入驻大大延长了这一图书馆的辐射半径,其定位也从社区图书馆变成了公益图书馆。

  “读书有时候需要一种仪式感,图书馆就是一座城市的仪式,它会感应你,召唤你去读书,我觉得这就是图书馆的意义,晓书馆,包括我的理想谷都是想起到这种作用,引导大家在书的海洋里面体察人间的温暖。”麦家高度肯定了阅读的价值,“世界很大,但书最大,因为书能让我们长大,让世界变小。”